第871章 对弱者无需慈悲

作品:《剑叩天门

    “我敖烈,十州龙族之主,愿以龙血为誓,我将爱你、敬你、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直至龙血干涸、神魂消散。”

    敖烈带着干净而爽朗的笑容,语气真挚地看着面前的南宫月。

    如果不是深知这笑容背后的阴暗,南宫月都觉得自己要被骗过去。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冷漠地注视着敖烈。

    敖烈的誓词对她来说,更像是交易的承诺。

    而她则在抉择,是否要接受这个交易。

    “若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我的皇后,请为我戴上这枚戒指。”

    敖烈似乎早就料到了南宫月的冷漠,只是笑着冲她伸出手。

    于此同时,之前唱歌的那名人鱼族少女,跟那名头发花白的龙族老者,也已经一左一右站在了登天台上。

    那人鱼族少女,端着一只水晶托盘,将上面一枚刻着古朴花纹的青铜戒指递向南宫月。

    看到这枚戒指的那一刻,敖解忧跟身旁的老者皆是瞳孔一缩。

    “祖龙戒。”

    老者有些紧张地看了敖解忧一眼。

    敖解忧淡淡地点了点头,而后将水晶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

    婚礼的仪式,同时也是解除敖烈血脉封印的仪式。

    没有解开全部祖龙血脉之力的敖烈,没办法自己带上祖龙戒指。

    唯一能帮他戴上这枚戒指的,只有与他缔结契约的妻子南宫月。

    解开全部血脉封印并戴上祖龙戒指的敖烈实力会是怎样,这连敖解忧都无法估测。

    登天台上,南宫月盯着水晶盘内那枚戒指,盯了许久。

    最终她还是选择拿起了那枚戒指。

    她当然是不愿的,但一死了之并不能阻止敖烈对付萧澈跟她的家人,反倒是这样可能还有一线希望,至少刚刚这份誓约,敖烈是需要遵守的。

    “希望,你能信守你的承诺。”

    南宫月拿着那枚戒指,静静地注视着敖烈。

    “我会的。”

    敖烈笑着将手伸到南宫月跟前。

    “我愿……”

    “南宫姑娘!”

    南宫月深吸一口气,只是她刚一开口,就被一个清亮的声音打断了。

    转头一看,只见那登天台下,一名披着头发的女子,正缓缓朝登天台这边走来。

    “你不需要做这违心的选择。”

    女子一面迈着她那大长腿往前走着,一面拿出一根绳子将自己一头长发扎起,而后用她那缠绕着电花的手臂,直接将自己那一身雪色罗裙从肩头撕下,露出一身血色连衣长裙,以及腰间那柄被电花包裹着的长剑。

    这一抹血红色,在这素雅纯白的大殿中极其惹眼。

    让敖解忧看起来,就好像穿着一身红袍,行走在苍茫雪原之中一般。

    而在敖解忧现身的同时,一直潜伏在宾客之中,决定站在敖解忧这一侧的八部龙族,也齐齐站起身来,那一身龙铠跟手中寒气森森的龙枪,让昊天殿内原本温馨欢快的气氛,瞬间变换作了肃杀。

    而敖烈对于敖解忧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他甚至看也没有看台下向自己走来的敖解忧一眼,目光自始至终都是紧盯着面前的南宫月:

    “南宫小姐,你愿意给我戴上这枚戒指吗?”

    他再一次开口。

    语气除了一如既往地真挚之外,居然还夹杂着一丝丝脆弱的祈求。

    这是南宫月以前在敖烈身上从未感受过的情绪,哪怕是伪装,他都不曾伪装过这种情绪。

    “我不愿。”

    可即便如此,看到了希望的南宫月,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话出口的瞬间,敖烈那骄傲而自信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失望跟失落。

    “真是遗憾,你为什么如何都不愿意相信我呢?”

    出乎南宫月意料的是,敖烈并没有感到愤怒。

    只见敖烈收回了伸向南宫月的手,转而将头看向正朝自己这边走来的敖解忧,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道:“我的婚宴已经结束,你的宴会可以开始了。”

    “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站在敖烈身旁的那名龙族老者,手臂忽然猛地伸张,一把将南宫月旁边那名人鱼少女给拉扯了过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咧开一张满是獠牙的血盘大口将那人鱼少女一口吞下。

    “老夫早已言明,对付弱者无需慈悲。”

    在一旁南宫月惊悚莫名的神色中,那已经变成一头巨大怪物的龙族老者,一面咀嚼着一面冷漠地说道。

    几乎同一时刻,昊天殿内站在敖烈一方的龙族与海妖跟站在敖解忧一方的海妖与龙族厮杀在了一块。

    那些被邀请前来的几大势力,则开始护着自己的族人四处躲藏,只不过等待着它们的,是一条条从大殿各处角落伸出的血手。

    那一条条血手掌心的大嘴,能够吞噬妖族的妖力,除非是一些实力强横的大妖,普通失去妖力的妖族,直接被这一条条巨大的手臂撕碎。

    只顷刻间,这昊天殿从天堂沦为地狱。

    不过敖解忧的目光中,自始至终都只有敖烈。

    相对的,敖烈的目光中,渐渐也只剩下敖解忧。

    两兄妹一个在清冷的高台之上,一个在血肉横飞的大殿中,就那么静静地对视着。

    片刻后。

    随着“嘭”地一道破风声在殿内炸响,敖解忧那血红色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片还未散去的电花。

    再出现时,她已如一抹红色电光,出现在登天台的上空,一剑斩向了敖烈。敖烈则迎着敖解忧的这一剑,扭身一拳挥出,道道电光自他那布满龙鳞的手臂溢出,霸道的雷罡引得穹顶的星河一阵颤动。

    但就在这一拳与敖解忧那一剑接触的瞬间,一道庞大的剑压与带着雷霆毁灭气息的剑意瞬间便将整个昊天殿笼罩。

    “天裂!”

    随着一声如雷霆咆哮般的剑吟声响起,敖烈那声势骇人的拳罡雷霆,连同他那只出拳的手臂,一起被这一剑斩裂。

    粗壮的手臂“啪”的一声掉落在登天台上。

    而敖解忧则毫发无损地飘然降落在登台上。

    “你居然习得了秋水剑诀?”

    敖烈看都没看自己那条断臂一眼,依旧是表情淡然地看着面前的敖解忧。

    “拜你所赐。”

    敖解忧再次提起手中那柄赤红长剑,剑间直指敖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