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口粮(三)

作品:《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黄真无力地趴在地上,灰暗地脸贴着膈人的石子,腹部焦黑一片,嘴边不停有血液流出,看起来狼狈不堪。

    “嗯?,怎么不说话?”

    男子抓起黄真的头发,抬起黄真的头,强迫她与他对视。

    他从西装胸口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一条白色的方巾,温柔地擦拭着黄真嘴边的血迹,轻声地在黄真耳边说:“你流血的虽然也很美,但是呢?你在攻击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你可是我阔别一千年才看到的一件让我满意到不行的作品呢!”

    这个死变态!

    “鉴于你刚才那么勇敢地反抗我,我突然决定暂时不把你做成标本了,这末世一来,该死的不该死的死了一大堆,我现在身边正缺一个可以逗乐子的,你刚才让我很开心,就留你让我再开心几天。”

    黄真非常非常想把喉咙上又涌出的一口淤血吐到他脸上,可是她又非常非常认真地从心了。

    任务要紧!任务要紧!

    【叮!宿主阔别已久的支线任务来了,请宿主让珲云许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我拒绝。”

    先不说那个珲云是谁,按照前几次完成支线任务后的尿性,触发支线任务的时机一定是和任务对象一起。

    特么现在她旁边就只有这个死变态,而且一旦她完成了这个任务,铁定又没了积分,特么还欠着那么多积分,谁特么有兴趣接这么个玩意儿。

    【提醒,这个任务已经被系统默认接受,宿主只能执行,没有拒绝的权力。】

    呵呵,老娘就不执行,你能拿我怎么着?

    老娘的积分只能是老娘的。

    老娘只想吃一顿饱饭,谁特么有闲情和一个死变态谈情说爱。

    珲云掌心向着黄真扶过,黄真立刻就闭上眼昏过去了,他抱起像只死狗的黄真,缩地成寸,两人的虚影在荒地上闪现几次之后,荒地上就恢复了平静,藏在地下的昆虫也爬出来地面。

    ······

    军队中。

    小王跑到在战壕里休息的韩队长旁边,小声耳语几句之后,韩队长的眉头皱了皱,对小王说:“给唐红说一下,私下寻找,不要伸张,一定要找到。”

    “是。”

    ······

    黄真是被痛醒的,当她睁开眼就看到在她身上忙活的珲云。

    她发现她现在似乎只在一个山洞里边,周围都是岩石,有一道光从上边打下落在黄真身上,而她被珲云双手拴着绳子,像绑犯人把她禁锢在一根柱子上。

    珲云带着手套的双手上分别拿了一只泛着银光的手术刀和叉子,就像切牛排一样,他优雅地用着叉子先是挑起腹上的腐肉,再用手术刀眼也不眨地将腐肉给割掉。

    整个过程黄真被疼的冷汗直流,但是这还没有完,黄真被雷电击主的腹部已经全部烧焦,珲云才堪堪清理了一小块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空气中除了偶尔刀叉交替产生的声响,只剩黄真的粗喘,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咬牙坚持了而多久,看着珲云割下最后一片腐肉,黄真的心总算放下了。

    面对黄真鲜血淋漓的腰腹,珲云激动地将流出的鲜血舔了个干净,直到腹部没在流血,他才不舍地将早就准备好的纱布拿出,也不上药,直接将黄真的伤口包了起来。

    特么的,就算知道这个男的是吸血鬼,但是当黄真看到他兴致盎然地喝自己的血的时候,她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死变态。

    之后,男子松开了黄真手腕上的绳子,把全身无力发着抖的黄真从柱子上放下。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被雷电劈中也只是表皮被烧焦,不错,不错,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

    黄真颤抖着走下台阶,一步一颤地走到一张古朴奢华的木床边,屏气慢慢地躺下,然后转头看着男子。

    “这就是你要的奖励?”

    黄真对珲云点点头。

    这雷电造成的伤害和普通伤害可不同,黄真的身体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恢复。

    珲云看黄真这么乖巧,呵呵一笑,走上前,脱下手套,弓腰,右手贴上黄真的脸,拇指在黄真光滑的脸上抚摩了一会儿。

    “真是好孩子,这个奖励我准了,这张床从现在起就是你的了。”

    黄真听他这样说了以后,便闭上眼睛休息。

    心里松了一口气,果然从心是对的。

    “啊咧,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现在可以休息的?”

    黄真刚松的一口气,又被珲云一句话给提上嗓子眼,她猛地睁开双眼,疑惑地看着珲云。

    珲云微微一笑,让黄真渗的慌,身体下意识地紧绷,腹部的纱布渗出点点艳红。

    珲云见此眼神暗了暗,黄真慌不择路地双手包着肚子,阻挡珲云侵略性十足地目光。

    “您还有什么事吗?”

    “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

    珲云的手再次抚上黄真脸,就像是面对一个爱不释手的玩具一样,摸个不停,黄真瞥见这只葱白细长,比女人手指还要细腻美丽的手,真想有一天能亲手宰了这只令她讨厌的手。

    黄真刚一想完,就觉得脸上一疼。

    脸,好像又被这个死变态给划开了。

    这次珲云没有迫不及待地去舔流出的新鲜血液,而是继续用手指在黄真脸上画着什么。

    不久,黄真的左边颧骨上盛开了一朵血红的蔷薇。

    不知珲云用了什么方法,这血红色的蔷薇没有随着黄真惊人的恢复能力而消失掉,肌肤上也看不到伤痕,而那朵用血雕刻的蔷薇花更像是被画上去的一样。

    “真美。”

    男子痴迷地看着黄真脸上的血蔷微,轻轻地用手指描摹着形状。

    黄真瞧着他这模样,不敢放弃,继续盘算着找机会一定要逃走。

    她可没有那个勇气,在一个随时都想把自己做成标本的变态身旁呆着。

    “好孩子,不要想着从我身边逃走,你是绝对没有这个能力的。”

    男子微笑着说到。

    黄真心中一惊,平静地看着男子,他有读心的能力吗?

    “你是在想我是不是有读心的能力对吗?没有哦,不过从你表情,我就能看出来你在想什么?所以你以后再动一点想从我身边逃脱的想法,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以后不得不求我和我寸步不离。”

    男子一说完,黄真就觉得腹部好像又要裂开了。

    黄真疼的吸了一口气,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死变态,拿开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