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作品:《清穿之守寡皇后

    一年过去了,敏泰一边照顾言晓天一边每天都坚持发发求救信号,好在船上的食物充足,他又把供水系统修好了,这一年里敏泰天天和言晓天相处,两个人也培养出了默契!

    “我说敏泰,今天有人回信吗?!再待下去本家主真的要发霉了!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把我们忘记了!?”

    经过一年,言晓天也恢复了很多,至少生活自理还是没问题了,此刻的她正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为了尽可能的节约能源,成像仪也关了,舱室里只有一个灯泡亮着,这真的让她有种坐牢的感觉!

    “行了!”

    敏泰无奈的苦笑一声道:“言疯子你就别抱怨了好不好?!我们这样,再坚持一个月,如果再有一个月他们还找不到我们,我们就做逃生舱走好不好?!”

    “亲!”言晓天翻了个白眼继续道:“敏泰哥哥,您作为一名船长,是不合格的,我们现在的位置在深海,那些海兽已经把我们当成了暗礁的一部分,逃生舱没有任何攻击力,弹出去就是给那些张大了嘴的海兽送口粮而已,这一点,本家主坚决反对!被海兽嚼吧嚼吧的吞下肚子也太惨了!而且,就算我们逃到了浅海,现在海面全是风暴,逃生舱太小,本家主才不想被海浪拍死在沙滩上,那死相也太忒看了!”想到那个场景,柳夏至就忍不住深深打了个寒颤!

    在后面这九个月里,她除了想家,想铁木真以外,想得最多的就是就是各种死亡方式,被海兽咬死,等在舱室里饿死,没水被渴死,反正不管如何,她都是没有勇气自杀的,因为她不知道自杀了以后回不回得去,要真是回不去,那死的得多冤啊!

    敏泰也是服了她了,每天都要说一遍怎么死,放下手里的按钮直接走下二楼双手一摊道:“那你说怎么办?!”

    看着漆黑的天花板,言晓天无奈的叹了口气,直接闭上眼睛翻了个身道:“算了,先这么着吧!再等一个月,就一个月!再等一个月我们就出发!”

    看着这样的言晓天,敏泰站在原地久久不语,他很想过去抱抱她,可他知道他不能,因为他们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

    “砰!哗啦啦!!”

    海面上风暴仍然在继续着,超过五十米的巨浪咆哮着冲向大海中间的一座十五层高的银色钢铁舰船,这是言家大厦改建而成的钢铁巨兽,半年前,当联邦大厦还在与海兽搏斗的时候,言家的大船已经改建完成,并且成功!

    整个战舰成长方形,载着长两千米,宽一千两百米的整栋的言氏大厦,五十万人生活在其中,现在的这艘舰船成了真正的诺亚方舟,言氏的糖丸已经不是居民们平常的必需品,每当风暴平息,几十个猎杀小队集体出动,专门猎杀附近的海兽,为居民们提供肉食!

    午休时间,操作舱里,顾晚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一身银红色的职业套装显得既妩媚又干练,她一边轻轻的拨弄着操作按钮一边得意的道:“亲爱的,你太坏了!你哥哥也在那潜行舱里,他正在求救呢?!你真的不管他的死活了么?!”

    王正从操作台后面转出来把手里的零件放回口袋直接把顾晚抱起来道:“他是本少的哥哥,本少当然在意,不过本少更在意的是你,小妖精!”说起大哥,王正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要不是王畅,他早就死在那安全通道里了,可他实在是不忍心伤了顾晚的心,父亲到现在还是不同意他娶她,所以,他每次只是把信号屏蔽一段时间,希望别人能发现,要是别人发现了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这是大船第五次收到求救信号,不过最先发现的是顾晚,她知道潜行舱里都有谁,她要他们全都死在海底!见王正如此识相,顾晚勾着王正的脖子主动凑上红唇道:“嗯!王正哥哥真乖!”

    两分钟后,王正抱着顾晚消失在操作舱里,对此敏家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王正和顾晚**的时候喜欢偷偷摸摸来操控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

    却说言九,她和其他人驾着潜行舱最先逃跑,结果言九判断失误,他们并没有跑远,被后来的海浪卷出了好远,舱室也损坏了大半,一行人在海底艰难的生存,好在海蛇的毒牙被周淮收进了舱室做研究,好容易把舱室停在浅海,又放上毒牙之后,大家才松了口气,一边抢修舱室一边做些研究,对于风暴中心的两个舱室,言九他们并不抱什么希望,维修的材料不够,他们只能在浅海行动,没有能力去找!

    这天清晨,海上风平浪静,言九等人把舱室停在海面上,驾着救生舱猎杀海兽,远远的言九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银色舰船出现在海上,待看清船身上的标志,她激动的在原地大喊大叫,舱室里的敏欣一看,立即放出了求救信号,整个球形的舱室都亮起了红灯!

    “快!往哪边去!”

    远远的,敏福看见前面有红光闪烁,这是他设计的求救信号,来不及多想,敏福赶紧下令大船靠了过去!

    人群中的顾晚脸黑了,死死的盯着海面上的圆形舱室,气得直发抖,王正这个王八蛋,居然敢骗她!

    找到了舱室,王正是又激动又忐忑,他不敢去看顾晚的脸,但心里,他还是希望王畅能回来的,反正他已经放弃了家主的位置,又不需要族里供养,能得个好名声有什么不好的!

    半个小时后,球形舱慢慢的驶入了船舱,底仓里挤满了人,言九第一个冲出舱室就看见言千鹤在向她招手,她激动的拉着哥哥一起跑过去苦着大声道:“呜呜呜...!!爸爸!我回来啦!”

    言家六房去了十三个,只回来了十一个,敏小依和敏欣两个面对盘问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周淮和周慧也在跟周家的家主解释情况,忽然一个激动的男声道:“我哥哥呢?!我大哥王畅怎么没在?!”

    “你还好意思说!”

    言九眼神一厉,冲过去对着王正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巴掌声让原本闹哄哄的认亲现场彻底安静下来,言一趁机把言九拉在身后站出来道:“王畅就是个叛徒,他劫持了我们家主,还用匕首划伤了家主的脖子,目的就是想要什么资源,家主说这个星球上的资源是属于我们的,他就是个贪婪的掠夺者,我们都是被他算计才失散的,要不是家主见机的快,和三哥一起扰乱了他的视线,我们根本就回不来!王正,你敢说你们王家没有参与?!”

    言九擦掉眼泪从言一后面露出头来咬牙切齿的道:“没错!除了王家还有敏家这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那马士基是一丘之貉!敏泰哥哥都不屑与她们说话,要不是家主精明,这舱室早就姓马了,谁能想到三个舱室,统共就只有几十个人,里面有十几个都是叛徒!”

    言九这么一说,众人哗然,尤其是言家的六个长老,个个脸色铁青,尤其是言千信,他的儿子现在不知所踪,看着王正捂着脸不敢多言,他走过去一把拽起他对着腕表咬牙切齿的道:“本人是言家的三长老,船上的所有王家和马士基的直系亲属立刻到中央大厅集合,立刻!”

    面对指控,见两个侄女连反驳都没反驳,敏福黑着脸看着身边的两个人凉飕飕的道:“你们两个真是好样的,跟我来!”

    周城一言不发的带着侄子和侄女回了办公室,找了位置坐下来后一言不发看着他们,面对周城,两个人都是汗如雨下,周淮把手上的腕表放到周城的办公桌上眼神就晶亮的道:“家主,这是我们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我大哥应该跟言家主在一起,舱室非常牢固,他们肯定没事的!”

    对于这个长得无比好看的亲叔叔,周慧从小就怕,她白着脸战战兢兢的道:“就是!叔叔!大哥他肯定没事的,他走得时候让我们一定要相信他!哦对了,你们出海多久了?有没有收到言家主他们的求救信号,我们的三个发射器都坏了,根本就没办法求救!”

    “什么?!”

    周城坐正了身子拧着眉头道:“什么求救信号?!”

    见叔叔皱眉,周慧吓得不敢说话了,周淮吞了吞口水道:“求救信号!这海上风浪大,我们一般都在海底活动,但要是舱室出了事,就可以用发射器求救,三百公里的范围内都能收到信号!”

    周城“砰”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黑着脸头也不回的走了,周淮和周慧对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

    大厅里,所有王家的族人,两万三千名男男女女都聚集在此,言千信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站着的王家众人大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王畅居然会是叛徒!掠夺者!王家的家主,王长老,你有何话说?!”

    王家主气得要死,他正在被窝里睡觉就被人拽了出来,面对这样的指控,他自然是不能认,看着言家众人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他双手一摊,一脸莫名其妙的道:“哎我说,你们讲讲道理好不好?!什么资源?!这个本家主真的不知道,本家主天天都跟你们在一起,身上有几根毛你们都知道,我连见都没见过那东西,要那东西有什么用?!至于我那大儿子,本家主觉得他的表现实在是反常的很,应该是得病了,只有神经病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们说对吧?!”

    言千信显然对这个解释并不感冒,正要说话就被言千鹤拉住了,言千鹤面无表情的道:“你说的我们会查清,不过在查清之前,你们就先待在这里,一个都不准走!至于马士基的家人,他不是还没死么?!老六,让管军送去给他们做伴儿!”

    “是!”

    正在这时,站在人群边缘的管军和侍卫们忽然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吸气,脸涨得发紫,一分钟后倒在地上没了声息!随着一个人倒地,接二连三的人也跟着倒地,先是周围看热闹的居民,后来蔓延至楼下的王家人,言千鹤见此赶紧带着众人往电梯里退!

    “叮!”

    电梯打开,从里面冒出一股浓雾般的气体,烟雾散尽,言家,以言千鹤为首的众人纷纷倒在通道里!

    “蹬蹬蹬!!”

    一阵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看着自己的杰作,顾晚勾着嘴角轻轻的笑了,见言九一脸愤怒的看着她,顾晚越发高兴了,她摘掉脸上的面具,勾着唇角道:“晓文放心,本小姐的毒药不够,只是把这边大厅封起来了而已,十万人为你们言家陪葬,够隆重了吧?!”

    整个大厅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顾晚觉得非常舒服,看着东倒西歪的言家众人,她得意的拍拍手道:“哎呀!真是安静啊!本小姐已经好久都没有享受过如此安静的时刻了,最主要是因为啊!这艘船太挤了!挤得本小姐去哪里都看得见你们言家这群丑鬼,长得丑就算了,还恶毒!”

    见王正躺在一楼的大厅里眼里满是懊悔,顾晚玉手搭在二楼的栏杆上小声道:“王正哥哥!你不用这样看晚儿!晚儿知道你是个好人,可那又怎么样?!你不是问了千百次王家主,他为什么不肯让你娶我么?!”

    见王家主瞳孔一缩,顾晚好笑的伸手摸摸脸道:“那是因为他在我叔叔出事的第二天就偷偷摸摸爬上了本小姐的床,敢问王正哥哥,那个时候,你又在哪里啊?!!还有沈先生,敏家的二少爷,王家的三长老,后来选举出来的张长老,徐长老,还有你的亲弟弟,王磊,王正哥哥,晚儿已经脏了,脏的彻底,他们还给晚儿下了不能生育的药,就怕从晚儿肚子里蹦出来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你爸爸是不会让你娶这样的女人的,你明白了么?!”

    王正目赤欲裂,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从来不知道顾家倒了之后,顾晚受了这么多侮辱,都是他的错,他应该早一点儿跟她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