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作品:《娇笙

    时光匆匆,转眼间,五年光景倏忽而过。

    陆铮与安笙的长女陆嘉柔已虚五岁,长子陆安也四岁了,这一日,文韬与谢婉容的长子文思邈,杜奕衡与四公主的长女杜妙,随同父母一道,前来护国公府找陆家姐弟玩耍。

    两个男娃在家时常受父亲教导,要礼让爱护妹妹们,因而做起游戏来也是依着妹妹们的喜好,玩起了女孩子喜欢的过家家。

    文思邈作为最大的孩子,性格又肖似其母,持重端方,温润有礼,因而处处注意着,想要好好照顾几个弟弟妹妹。

    然文思邈再持重也不过只是个六岁多一点的小娃娃,因而,面对五岁的嘉柔妹妹,和四岁的妙妙妹妹都哭着要给自己做新娘子的情况,文思邈便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只将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绞尽脑汁却依旧哄不好妹妹们。

    才四岁的陆安性格与其父一脉相承,完全不会讨好女孩子们,见姐姐妹妹哭成这样,虽也着急,却不知该如何哄劝,因而只好吩咐丫鬟去找母亲父亲。

    等到在前面喝茶说话的几对夫妻来到花园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叫人忍俊不禁的画面。

    只见小陆安皱着眉头站在一旁试图跟姐姐妹妹讲道理,文思邈一脸通红满头热汗左哄哄不好,右劝劝不听,急的热锅上蚂蚁一般,瞧着自己也快哭了,好不可怜。

    几个孩子的父母们倒是不急着哄慰孩子们,反倒看得可乐,文韬甚至还戏言说:“原本我是想要定下娃娃亲的,可眼下这个情况,竟不知该定你们谁家才好了。”

    话音刚落,便受到陆铮和杜奕衡齐齐横眉冷对,心下齐齐想着,这厮好不要脸,想叫他儿子娶自己宝贝女儿,做梦去吧!

    林子轩女儿尚小,今日便留在家中未曾过来,闻言却也暗暗警醒上了,心道往后可要提防文韬和他儿子,断不能叫人早早将宝贝女儿骗了去。

    几位母亲笑了会儿,还是心疼孩子,便要上前去劝,谁知才迈开步子,便见仆从匆匆引着一位尊贵人儿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太子殿下。

    虽则太子还小,但几人依旧不敢怠慢,忙前去迎接。

    太子穿着便服,但气度已见不凡,小大人似的摆摆手叫众人不必客气,然后见那边哭成一团的两个粉团子,再顾不上其他,忙先跑过去哄。

    小陆安见到太子来了,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似模似样地给太子见礼。

    其他三个孩子听到他这话,倒是一下子都安静下来,只杜妙年纪小,哭得发抽,忍不住打了个嗝儿,瞧着是既可爱又好笑。

    太子一来,文思邈也松了口气,往常这两个妹妹哭闹,总是太子有办法哄得她们不哭,而今太子果然很快就将妹妹们哄好了。

    太子今儿是微服出宫,为的正是来看弟弟妹妹们,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来看嘉柔妹妹。

    因前几日应承过要给陆嘉柔带自己亲手做的纸鸢,太子重诺,今日便来兑现诺言了。

    当然也不会忘记其他弟弟妹妹,虽不都是自己亲手参与做的,却也是按着个人喜好精心挑选的。

    有了纸鸢,几个孩子便不玩过家家了,纷纷扯着丫鬟仆从们放起纸鸢来。

    太子则亲自将自己绘制的彩蝶纸鸢交给陆嘉柔。

    陆嘉柔接到纸鸢,抬起头来朝太子甜甜一笑,尔后奶声奶气道:“谢谢太子哥哥。”

    太子听得陆嘉柔甜甜道谢,便觉得闷头画了三日,费了无数才得了如今这个彩蝶纸鸢不亏,说是甘之如饴也不为过。

    太子在这几个弟妹面前向来没有架子,在陆嘉柔面前尤甚,因而十分亲和地朝陆嘉柔笑笑,又忍着没去摸摸她头顶的小揪揪,只含笑说:“我帮嘉柔放上去。”

    太子哥哥在陆嘉柔心中那可是仅次于爹爹的小男子汉,几乎无所不能,因而他说帮自己放纸鸢,陆嘉柔自然欣然答应。

    其他孩子们各玩各的,并未注意他二人之间的情况,然一直关注着宝贝闺女的陆铮见状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总觉得太子对女儿似乎太好了些......

    玩了大半日,待到太阳西沉,孩子们都累了,太子也要回宫了,众人便辞别陆家夫妻,各自离去。

    夜里安笙和陆铮哄睡了两个孩子,回了自己的房间,便听陆铮忧心忡忡地说:“夫人你说,太子殿下是否对嘉柔太过好些了?”

    安笙正在对着铜镜解耳铛,听到陆铮这话倒有些不解,转头再看他一脸担忧,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不由好笑,“你也担心得太过早些了吧?太子殿下才多大,嘉柔才多大?小孩子哪里想那么多,大抵是宫中孩子太少,嘉柔他们又经常进宫陪伴太子殿下,所以感情比一般孩子好了些而已。”

    “可是......”

    陆铮还是觉得不安,安笙见他这样担心,只好哄道:“好了好了,孩子们都还小呢,待大一些自有你操心的,现在想这些还为时过早了,等嘉柔再大一些,便不叫她常入宫去了总可以了吧?再说太子殿下如今已经开始上课,又哪还有多少时间玩乐呢。”

    安笙这话倒也有些道理,可陆铮却依旧觉得不安,但又不想安笙觉得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便忍着没有再说什么。

    可嘴上不说,不代表心中不想,所以随后虽然躺下了,他却迟迟没有睡着,不说其他,单只一想到女儿大了要嫁给别人,他就睡不着!

    后来......后来等到女儿做了太子妃,再后来做了一国之母,陆铮这位老父亲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担忧,原来真的并非杞人忧天......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深宫之中的太子殿下。

    也不知为何,只要一想到今日嘉柔妹妹对自己笑得那样甜,太子殿下便觉得满心欢喜,无论如也睡不着啊......

    才刚七岁的太子殿下自然不懂,自己为何会如此,而等到他懂得自己因何如此,却还要些时候。

    不过,如今却还不急这些,相信时光总会给太子他想要的答案的......

    阅读网址:m.